五魚龍藏藝術
累計總人數: 77,816
最新更新日期: 2010-03-02
文章分類
我的所有文章
藝術抒情 ( 6 )
藝術分享 ( 7 )
其他 ( 0 )
相簿專區
 

五魚龍藏藝術

淺嘗狂飲兩相宜---漫囈文藝家劉德揚副院長
淺嘗狂飲兩相宜
---漫囈文藝家劉德揚副院長
 
我喜歡天才,我喜歡劉德揚。---單就這句話影盤旋在我腦海裡來回盪漾也不知有多少遍了…。
 
有些人,當遇到困境時,會想方設法,克服各種險阻,尋求圓滿的解決方式。但有些人,碰到難題時,卻會找出各種無釐頭的理由,選擇逃避不面對。而”對付”劉德揚,我就是選擇---閃躲。只是,為了一個隨意又莫名其妙的小小約定,甚至於連當事者都可能早已忘了的口頭承諾,卻連飛到了成都,都心虛到不敢拿起話筒問候一聲,搪塞的理由,最後連好友阿桂(篆刻家)和張劍(國畫家)都直搖頭…。自己也覺得有夠弔詭,不就是看看他的畫,胡謅些心裡的感受罷了…。沒想到,又折騰了半年。
 
距上次與德揚兄見面,總有一年半多了吧!還記得那年,一個寒冬的午后,在現代都市叢林中,一個令人驚豔的洞天裏,大夥因為天冷,全窩在火爐邊閒聊…,冬陽灑落在窗櫺上,窗外竹影搖曳生姿,涓涓流水迴盪耳際…游魚、鳥啼、蟲鳴、雞叫??沒聽錯!那是德揚兄養的小公雞!覺得不協調嗎?鋼筋水泥搭上亭台樓閣、生硬粗俗配上細緻典雅,你覺得調性相差太懸殊嗎?但是,就是有人有本事,將它們左搓右揉整塑得很像樣!!劉德揚的畫室---个廬,在他巧妙運用---借、避、顯、隱、虛、實、陰、陽…的祕技中,無端的從水泥巨怪中騰空而出…。
 
隨著張劍,第一次到他位於成都畫院附近的家中作客。穿過斑剝的公寓廊道,踏進狹窄搖晃的電梯,走進略顯凌亂的客廳(夫人出差又收藏太豐),以為印象已經可以定調時,卻蹦出個柳暗花明又一村---不是窮鄉僻壤,確是個世外桃源(築在半空中的優雅樓閣)。在廬舍前蔓藤下,悠閒自在的品嚐著德揚大廚的拿手佳餚與親釀美酒,歡愉之情,溢於言表。原本,還有些獨缺美人在側的遺憾。但現今回想起來,卻不免暗自慶幸(他的魅力等同對我們的殺傷力)。德揚兄才華洋溢、氣質出眾、文采風流、藝詣深厚,還有才思敏捷、廚藝精湛、瀟灑自在、學能俱佳…甚至,聽葉瑞琨副院長說:「他連車子都能開得如行雲流水、遊若絲絹…」。或許,大家終於多少能體會,即便是想”胡謅幾句”,但面對這樣的人與藝,還是緩一緩吧!
 
那年,剛返回台北,便收到張劍弟寄來的畫冊,其中就有德揚兄”跨領域”所出版的散文集,寫的大多是藝文心事、硯邊隨想,但有些卻雋永清麗的如一首輕歌、一葉詩篇…也許只是一聲嘆息!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也就夠了。如果這樣,我又如何能面對這樣的人與藝呢? 還是再緩一緩吧!何況,這回他以文鋒筆刃相脅,多少帶了點霸氣,能閃就閃吧!這一閃又是半年。
 
其實,呆滯了好一陣子,不讀書,也不看畫,只是毫無頭緒的應付著生活中無法避免的瑣碎…。如果沒有又接到劍弟寄來的畫冊與資訊,這樣的日子可能還會一直持續下去。令人訝異的是,這次德揚兄又有新的面貌呈現,不是改變畫貌、不是變換書法、也不是轉變文風,而是直接幹起成都畫苑主編。我也曾當過老編,老實說,編輯是一門既煩瑣、複雜又疲累的工作,若非出於無奈,通常我會勸人少碰為妙!難道德揚兄是一時糊塗?還是他想挑戰另一高峰?總之,他像迷一樣,令人難以捉摸…但又令人著迷。隨意翻閱畫苑的畫刊,印象中,對於思想跳躍、慧黠風趣、享受過程、隨喜自在…玩心稍重的德揚兄來說,這次,他可是既認真又嚴謹的。
 
一個人,一生中,隨著時空的變化,必須扮演和轉換許多角色,這是正常,但能將各種角色都詮釋好,卻非常困難。我不相信他的人生沒有震盪起伏,也不相信他能將生命詮釋得盡如人意,但他在書法繪畫、文章詩詞、生活美學、行政組織…感性理性和文武之間(角色夠混雜、夠難銓釋吧!),卻取得一定的平衡與成就,這些可不是我”胡謅”來的,這些可都是既有的成績。一轉念,既然他有這麼多東西可謅,何不也來個”心無掛礙故無有恐怖”(見2002年劉德揚作品集序)
 
    然後,卻是一片空白…。
 
還是翻翻古聖先哲的論述,做個尋章摘句的老雕蟲吧!正所謂:「書法愈備,去畫愈遠。」哎!光這句話就似乎與他”書而優則畫”相互矛盾!好吧!再想想…德揚胸臆間常懷丘壑,詼諧中確有深沉的底蘊…寧靜的畫境中確卻充滿豐沛的情感與生命力…畫如其人,而其熱情活潑、澎湃躍動,但卻耐得住性子刻畫工筆蜻蜓…。想著他的畫…想著他的人…腦中突然閃出他所說的話:「我不急,一切都隨緣吧!」既然他都說了,那就再緩緩吧! 磋跎確如游絲般的線,越理越凌亂,越理越糾纏!!
 
其實,愧疚何嘗不是一種牽念……
 
                                        深夜畢庶強於五魚書齋
分類:藝術抒情
此分類上一篇: 真正的生活美學家--四川省詩書畫院戴衛院長側記
人氣數(2,522) |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