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坤崧油畫創作天地
累計總人數: 4,169
最新更新日期: 2011-07-24
文章分類
我的所有文章
相簿專區
 

廖坤崧油畫創作天地

作品評論
          美的藝術人生 寫於廖坤崧畫展之前     撰文:劉龍華(奧克蘭大學美術碩士)
    
     宗白華先生曾經對於中國繪畫所表現的最深心靈定義為:『它既不是以世界為有限圓滿的現實而崇拜模仿,也不是向浩瀚的世界作無盡的追求,而衍生困擾與不安。相反的,它所表現的精神是一種深沉的靜默與這個無限的自然宇宙融和為一體。這裡所謂的自然的境界,就是莊子的『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就是『樸實而天下莫能與之爭的美』。
     追求心靈之美,將生活安頓在藝術氛圍的畫家廖坤崧,出生於台灣雲林縣二崙的一個名不見經傳俗稱「湳仔」的純樸鄉間。經歷漫長的教職生涯,退休後廖坤崧持續探索他最喜愛的繪畫藝術,進入台灣美術館美術教室油畫班,同時他也喜愛用相機拓展他的第三隻眼睛的感知能力,用畫筆紀錄旅行所見,他的首次個展,展出靜物、風景、人物等作品之中,敦煌舞就是一幅描寫旅行途中的真實記錄。
     靜物畫作為一個特殊形式的藝術,是繪畫訓練中不可缺少的學習過程,它所運用佈法,往往趨向於將複雜單純化,使創作者在作畫的過程中更加理智和恬靜,畫家用一顆虔誠之心去追尋靜物畫背後的真正意義。廖坤崧說:『藝術源自生活,我畫一些跟生活有關的東西,包括一些靜物,靜物『Still Life」的字面上解釋是「仍然活著」、「一直是鮮活的狀態」。在拉丁系,靜物反而是「Nature Morte」,是「死去的自然」、「自然死去的瞬間所保留下來的靜止狀。其實我畫的靜物,把上面活的死的兩個相對的想法呈現出來,把人類活動場域中的室內/窗外、生/死、「讚美活的萬物」或「弔念死亡」並在一起置,亦即是:不一樣語言反映出不同的想法』。
     廖坤崧的繪畫在技法上,他用油畫與數位媒材結合,創造出一種簡稱OD藝術的特殊形式作品。這種作品的特質是理性的數位科技與感性的繪畫感知的融合,基本上它具有「時代性」的意義,他的作品著重在「創造力」的表現,作品『五鄉地(義大利)』『卡帕多其亞』『恆河變奏曲』等都是結合普普藝術與數位科技的創造。
     廖坤崧說:『在旅行途中,到處都是藝術。我們會看到海洋的寬廣、小河流水的細膩、秋天落葉的蕭瑟,從這些當中感悟出美好,感悟出藝術無處不在。有一次我去印度,在恆河邊看到許多東西和不同的文化,感覺很多,回來之後我畫了恆河變奏曲,我是想用OD藝術,藉由電腦技術,把景色用兩種不一樣的色層表現出來,我把兩個色層放在一起,是想製造一種對比,好像真和假,虛和實,文化上的尊重和侵略,不一樣的的東西放在一起,讓人欣賞我的作品時,會有一些感悟』。
     藝術家或思想家,通常也是深諳旅行滋味的行家,有旅行的洞見的藝術家常在行雲流水間,照見萬物之真實,透過這些旅程,藝術家得以揭露旅行中的期望和各種面相,攀登難以抵擋的神祕幻想,進入一個奇幻世界。這些作為創作資源的素材,廖坤崧說:『真正能看懂這個世界的,其實是自己的心和敏感的雙眼,每一個被我看見的瞬間與剎那,都是可貴而稍縱即逝的美』。
     廖坤崧年輕時喜好登山,親近高山峻嶺,每一次登頂,都享受著征服高山的喜悅,尤其是在台灣第一高峰玉山山頂上,更有一股莫名的感動。中年時,曾經加入喜瑪拉雅山攝影團,從魯克拉到南奇巴札,每次從低處攀向高點。每一次登山都不忘蒐集繪畫題材,返回之後更是潛心創作,其中大壩尖山、玉山系列作品,以其獨特的視角,精湛的技藝,來創造油畫作品。廖坤崧說:『 山具有壯麗的特質,它也有孕育萬物的母性特質,如果雲霧來的時候,也很浪慢,它當我畫它們的時候,表現它的雄偉,代表我對它們的愛慕和崇敬心理。我畫『春神來了』,就是表現一種歌頌,一種風情,一種浪漫』。
     天下最美麗的事物,莫過於把生命的衝動奉獻給理想與智慧的追尋,不論眼前多麼困難,都能設法以最大的忍耐與尊重,順利地找到那些橋樑,跨越縱谷,攀向頂峰,最終必然來到那令你永遠坦然、喜悅並無所旁鶩之生命面前。面對土耳其的『卡不多奇雅』,那是一種傷逝,每個人來到它的面前,都能看見不一樣的東西,都有不同層次的明白。對於常常旅行的廖坤崧來說,卡不多奇雅是一本統合了歷史與生命的好書,它承載了憤怒與恐懼,不安與感傷;此時此刻,他只想順著畫筆,撥開陰霾,在深刻的面對中尋找自我心靈的清明與寧靜。
     藝術的想像是一種超越的基點,繪畫是一種平靜的凝視,加上攝影,為公益奉獻,這些都在在說明,廖坤崧存在的根本意義,不在於要達成某一個目的,而在於努力的追求與工作本身。他的努力與執著,也正說明他存在中之偉大而高貴的意願。
 
 
 
 
分類:
人氣數(2,176) |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