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學油畫-方鎮洋
累計總人數: 60,494
最新更新日期: 2009-12-31
文章分類
我的所有文章
作品集 ( 0 )
相簿專區
 

台中學油畫-方鎮洋

方鎮洋-原始意象的衝撞與幻影的和諧



對於真實與虛幻,不同藝術家都有不同形式的表達,然而就其作品本身所詮釋的意義而言,都離不開人、自然、社會與科技等等依存關係。無論如何,藝術家都以其個別的藝術語言創造出虛擬與真實交織的視覺幻境,挑戰人們的視覺經驗,這種幻境在理性與感性的不斷變換中達到最終的統一和諧。
藝術目標
方鎮洋在他的前次專輯中說到:「我一向重視基本功,所以剛開始要畵什麼像什麼,這是模仿。其二,加入了創意與思想之後,想畫什麼就像什麼。第三,是畫什麼就不像什麼,這樣的二次元繪畫,是精神性的,比三次元空間更具意義,也是我的下一階段追求目標」。兩年之後的今天,方鎮洋逐漸覺知現實中的『真實』僅僅是揭示現實生活的單一或多個面相而已,而真實與夢境交錯的時空存在,是虛幻之境,其本質原來就是簡化的二元性與昇華的精神性。
從他的近作〈放牧〉及〈水都〉可以看出,衝撞人們視覺神經的奇異世界,正是藝術家天馬行空的思維所開啟的結果,無論這種風景意象為何,都足以添加藝術作品的魅力,展露生命之源的一道曙光。
          
參見圖一放牧)                                                                              ( 圖二水都

當藝術家們開起幻想的一扇窗,啟動思維引擎,並促使自己在真實生活的基礎上創作出獨特風格的作品,方鎮洋的近期作品就是在這種介乎虛實之間,帶來空靈的唯美力度,在物像邊緣模糊閃爍中展現出藝術的本真。有趣的是,它所演繹出的視覺不確定性和揮灑延伸出來的偶然性,更加強烈地在虛幻空間裏躍升為一種新的審美可能。
 


靜觀內省,感悟物象
從某個角度來說,方鎮洋的轉變受到莊子、禪學與容格學說的影響,他的轉變套一句哲學家尼采的話來說:『你必須先是一片混沌,然後才能產生跳躍的星辰。』換句話說,人必先清空自己的內心,免除執著,忘掉所有關於繪畫上的規範、原理,不再沈迷於於技巧,然後才能在混沌的狀態之中撥開雲霧遇見那指引我們的閃亮星辰,拓展新的格局。老子說『大智若愚』『大音稀聲』,又說『大象無形』,講述的都是那種很微弱的元素實際上才是至高的力量,馬列維其的至上主義將形象簡化到極限,至裡才得以彰顯。根據這個邏輯看來,藝術中沒有形象之象才是巨大的象。人只有在澄明之後進入虛境才能夠看清這個無形的象,只有進入靜觀狀態,人才能超越個人的生命屏障,和天地萬物的生命融
為一體,領悟到繪畫的奧妙境界(參見圖三)
 


莊子與禪學合一的藝術精神
莊子與禪學的哲學觀常常表現某種藝術性的愉悅,這種精神性愉悅基本上先由虛靜的氛圍開始,然後超脫主體意識而轉化成藝術神韻。自古以來,莊子強調哲學思辯,禪則偏重於心理感悟,由瞬間轉化為永恆的朦朧。就如進入『一語天然萬古新,風華落盡見真淳』的感悟境界。方鎮洋的近期繪畫思維,關注於聲、光、空氣的生命力的營造。同時也加入速度感產生氣,猶如頓悟的禪學意境。所謂萬物靜觀皆自得,這種意境需要由靜觀提升到空無的純淨內容。藝術品作為審美主題及其發展過程是多義性與多層次的,就以其作品〈蘭嶼幕情〉為例,斑駁筆觸與色度變化相互浸染所形塑的意境正是一個包含萬境的愉悅世界。(參見圖四 蘭嶼幕情)
 
 



 三維到二維空間的轉化
    自文藝復興以來,畫家幾乎畢其一生致力於三維深度的空間探索,就以馬奈的作品為例,馬奈早期便己試驗性地直接在畫布上混色,大膽使用中間色調,弱化光的對比效果,使畫面空間在灰色調中呈現平面化,削弱畫面空間深度。此外,馬奈以反透視法則經營,人物與景色被隨意地安排在畫面上,也使得畫面更加平面化。方鎮洋從過去實質的物理空間轉向精神性的心理空間,弱化逼真的形象。正如他在前述文集中所說的:「……………畫什麼就不像什麼,這樣的二次元繪畫,是精神性的,比三次元空間更具意義,…………..」。
 
畫作的音樂性
主張運用點、線、面色彩的構成來完成創作的康定斯基,其藝術理論中的核心思想,通過分析繪畫作品中各種元素的表現,來論證『音樂性和精神性』。康定斯基認為:音樂和繪畫具有聯結的作用。音樂中的節拍、旋律與畫面中的點、線、面、色彩是相互呼應的。色彩的變化可以引起心靈的同步震動效應。方鎮洋的創作不僅指內心世界的衝動,同時也是他一心追求突破的表達雛形。(參見圖五)他的作品〈山景〉的布局中,光影跳動節奏隨著斜線曲線鋪陳一幅靈氣結構,色調的嬌柔讓音符般的氛圍擁抱縱谷,是電影失去地平線的香格里拉。
圖五 山景
 
 



從容格的集體無意識談起
在心理學家容格的眼裡,在二十一世紀的人類心靈已經變得空泛貧乏和片面。這是倒源於科技高度發展,忽視人的存在所致,他認為,如果按照東方人的思維方式修正,西方傳統主客二元對立的思維模式就不會是片面的。這些結果,只有以藝術的闡揚最能拯救這個世界。
觀眾在欣賞藝術時,因而對藝術品瞬間感悟,把自己從喧囂的現實世界中帶進靈魂深處集體無意識的幻覺與狂想的世界中,重返自己的精神家園,感受到一種全新的、深度的人類情感體驗。這種充滿幻覺的審美意象,正是方鎮洋通往心靈自覺的道路。
方鎮洋說道:『我蠻喜歡心理學家容格的論點,榮格解釋藝術幻覺的角度是-----來自心靈深處某種陌生的東西,它好像是淵源於人類史前的世界,又好像風一樣難以捕捉的集體無意識中的原始象』。
容格的集體無意識雖然具有正義與邪惡、悲苦與愉悅的面相存在,藝術家寧可用愉悅的態度探索這條陌生的道路,探索這條原始意象中的人類千萬年以來積累的無窮無盡的心理經驗,因為這是走向人類心靈共鳴的明確道路。那麼此種意象為何,似乎不太容易被人說清楚講明白,但它確實是當今藝術家們熱中探索的圖象原形,也有許多畫家以無意識的自動性技法,追求這種神秘的圖像。
 
(參見圖六)放牧



自動性技法(Automatism)
     自動性技法源自布魯東對佛洛伊德學說的延伸。1921年布魯東發表超現實主義宣言,提到「純粹心靈之無意識自動行為」(pure psychic automatism),意指掙脫理智和傳統規範的束縛,主張一種心靈與夢境交織的意象表達,例如超現實主義畫家,常以自動性繪畫的方式,誘發自然生成的物象,並且利用偶然性捕捉藝術家潛意識下形成的意象。
                  
 
參見圖七、 楓

 圖八 、待發
 


結論
從方鎮洋的整體畫面營造當中,不難窺見其運籌帷幄的佈局與運筆,隱藏許多自動性技法的痕
跡。而創作的魅力常伴隨著偶然性的發生引發令人驚異的效果,重要的是畫家如何掌控這種難能可貴的自動性偶然,做出取捨繼而發揚光大。
    創作的目的不僅僅是追逐成就,其過程的享受並非其他任何事物可以比擬的。方鎮洋的藝術終極追求,逐步指向精神性的靈魂飛耀與超脫。他在創作中體驗到自然的神性、靜觀內省,感悟物象之外的種種神奇,尋找人類內心深層的原始意象,從衝撞到和諧,這種幸福是精神意義上的超級永恆。

 

分類:台中學油畫
此分類上一篇: 台中學油畫 鳶尾花示範過程 此分類下一篇: 台中學油畫 藝響世界油畫會聯展
人氣數(3,340) | 回應(0)